顶点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文学 > 我的大宝剑 > 第二十二章 张银落:宝宝心中苦啊……

第二十二章 张银落:宝宝心中苦啊……

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张建元今天的经历,可谓是充满了味道。(有?(意?(思?(书?(院

不知是哪个天杀的居然从房顶扔下一瓶金汁,不知是熬了多久的那种,在大堂中凌空爆开,恶水爆溅,汁液横流,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。当时大堂中也有几名香主和门众,武功全都不弱,但猝不及防之下都着了道,全是一身腥臊——这种东西臭则臭矣,但好在没毒,只是让人觉得恶心,所以大家完全处于大脑懵比的状态,来自各种感官的强烈刺激都驱使着他们依照动物的本能撒腿狂奔,冲到空气流通的场所换气和清洗……

然后,他就被早有准备的敌人逮了个正着。

此时他被一根绳子捆得严严实实,然后被那个天杀的扔屎混账提在手中,宛如提着半扇猪肉,在房屋和小巷中撒腿狂奔。身后传来了部下们呐喊和追击的声音,以及沿街街坊邻居的惊呼与大骂还有闷笑声——想想看,一群舞刀弄枪、一身屎味甚至脸上还挂着迷の物质的刀剑客,就算喊得再声嘶力竭、表现得再凶神恶煞,其威慑效果也是极其有限的,倒不如说有着极其浓郁的味道以及喜剧色彩,令人不禁想象被他们追杀的人到底干了些什么。

张建元身为绣春堂高级管事,自然不甘心这样束手就擒,他毕竟是吃这碗饭的,虽然如今已经不需要他亲自出手做事,但当年的技艺也并没有扔下,还有,他身上藏着三处保命的机关暗器,等到瞅准机会,一定要给这两个王八蛋一记狠的……

他身体渐渐紧绷,准备随时出手,但是下一刻,他觉得脑门一痛,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棒子似乎在顶他的头,张建元茫然抬头一看,一个黑洞洞的枪管指着他的脑袋,再抬头,就看到了那男人隐藏在古怪面具之下的温和眼神……张建元懵了片刻,然后低眉顺眼若无其事地将头撇到了一边。

这时,他听到另一个穿着不知廉耻的夷人服饰、身材却好得出奇的女人气急败坏道:“这就是你的计划?还不如直接打上门呢!”

就是就是!这一刻张香头的立场与这个女人无比得相似……你特么想对付我直接打上门来不行吗?至于用这种不讲道义的方法吗!

“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残忍凶暴啊!”提着他的男人立刻反驳道,“直接打上门?稍微有点同情心好不好!虽然他们是一群赚黑心钱的小贼,一群杀人偷窃刺探嫁祸总之什么脏活都干的坏蛋,但他们好歹也是个人啊!谁没个爹妈老婆孩子的,他们要是被你打折了手脚、揍成了智障,他们的家人谁养活啊?”

“……你!”女人气得三尸暴跳,“我什么时候说要把他们打成残废了!从一开始就在做过分的事情的人难道不是你吗!”

张建元正在考虑这两个绑架犯之间的奇妙关系,突然身体一轻,然后整个人飞了出去摔在地上,一个平沙落雁式一路滑到了墙角,茫然四顾,发现这是一间废弃的院落,属下们一时片刻是追不到这里的……然后他看到将他劫来的男人向他走了过去,抬手准备脱下面具。

“别拿下来!”张建元与张银落同时出声大喝道,绣春堂香头甚至紧紧地闭上了眼睛,然后将头转到了一边。

张建元心中想,草泥马,要是看到了你的脸,知道了你的长相,特么的就没我的活路了,你肯定要杀人灭口。

张银落心中想,你这家伙,肯定是想让对方看到你的脸,然后把他放走,让他怀恨在心,纠集人手报复,然后你再把他们打一顿找乐子……真是个无聊无耻之徒!

孙朗先是被这两声不分先后的断喝吓了一跳,他面具揭到一半,然后立刻又戴上了,又走近两步,周围道:“唉呀妈呀,哥们你身上真够味的,咋地了?拉屎之后不洗手?不是我说啊……”

这人……好生无耻!一定是个难对付的狠角色!

饶是见多识广的张建元,如此不要脸的人,他也是很久没见过了,而一个人如果不要脸的同时又有本事,那一定是世界上最难对付的家伙,因为你完全猜不到他到底会怎么出牌……基于这个理由,他心中生出一点寒意,闷声道:“朋友,这回是我栽了,划下道儿来吧。”

然后他听到那男人对他的女伴说道:“看见了没有?看见了没有?你看,短短的时间之内,轻松愉快的,我们已经就和平对话与友好交流达成共识,这位朋友,是识大体的。是不是很简单,比你直接打进去是不是要高很多?记住了,我们都是文明人,是讲廉耻的,是有原则的,即使是敌人,逼供也要按照基本法,也要尊重人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